我国基本实现法律明白人”在每个行政村全覆盖

建设群众身边可信、可靠、可交流的基层依法治理队伍

我国已完成对每个行政村的“法律明白人”全覆盖

在过去三年里,通过“法律明白人”制度,广场舞扰民、家庭矛盾、居民楼噪声、流浪狗伤人等50余件矛盾纠纷得到了化解,群众满意度超过了96%。张家豪就是河北省定州市大道观街社区的一位“法律明白人”,他的担当赢得了群众的赞誉。

在江西省芦溪县宣风镇珠亭村,阳昌绍凭借执着的精神,自费购买10余册法律知识书籍,用左手书写了4本共3万余字的读书笔记,接待了1000余人次的法律咨询。

在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太平营观音社区,龙通元积极推行苗汉双语宣传普及法律常识,并开展了156场法治讲座。

张家豪、阳昌绍、龙通元是那些长期奔走在大街小巷、田间地头的“法律明白人”的代表。

据《法治日报》记者了解,全国已经培育出了超过394万名“法律明白人”,并且已经在每个行政村开展了此项工作。他们在依法调解各类矛盾纠纷、法治宣传和法律帮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在基层播撒“法治的种子”,不断提高群众的法治观念和法律意识,促进了全社会的法治建设。“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正逐渐成为人们的共识。

积极履职见实效

“有矛盾,找豆腐花。”这句话在云南省大理市大理镇五华社区口耳相传。被当地干部群众亲切称为“豆腐花”的五华社区“法律明白人”王小红长期化解社区内婆媳、邻里、劳资、土地等纠纷。

在她的调解下,矛盾双方常常“和解共赢”——外出商户与本地房东产生纠纷,王小红“公正无私”,成功促成了矛盾化解,外出商户连连称赞:“‘豆腐花’调解纠纷,非常公正。”社区的僳僳族大爷因家庭矛盾与儿子儿媳不和,王小红用当地话劝导,请进庭院化解矛盾,终于解开了“法结”,更化解了“心结”。

预防为主、依法治病。各地积极调动“法律明白人”亲情、血缘、地缘优势,充分发挥“法律明白人”社会民情信息员、政策法律宣传员、矛盾纠纷调解员、法治实践引导员的作用,依法解决群众身边的问题。

江西省抚州市积极搭建活动平台,组织驻点法律顾问和“法律明白人”履职,开展政策法律宣传、反映民情、引导法律服务、帮教特殊人员、化解矛盾纠纷、参与社会事务等法治实践活动。

浙江省嘉兴市多管齐下扩大队伍,努力实现村民小组、社区微网格、快递员、网约车等新型业态群体全覆盖。嘉善县在全县83家户外劳动者服务驿站挑选“法律明白人”,充分发挥快递员、外卖小哥等新型业态“法律明白人”信息收集员的作用。

浙江省衢州市“法律明白人”队伍建设取得了优异成绩,帮助调解组织化解矛盾纠纷9306件,调解成功率高达99.6%。

为了更好地整合乡村矛盾纠纷调处资源,衢州市司法局探索“法律明白人”队伍入驻共享法庭,构建了新的共同化解矛盾纠纷的模式。“互联网+综合法律服务”还得以充分发挥。

与此河北省定州市也在积极探索基层社会治理的新模式。推行“345工作法”让“法律明白人”更好地融入依法治村的建设中,矛盾纠纷化解率高达98%。截至目前,该市已经共培养“法律明白人”5478名。在他们的帮助下,村规民约修订不断完善,逐步形成符合广大群众利益的村规民约样板,促进了乡村法治文化氛围的营造。

为了让更多的地方了解基层依法治理队伍的重要性,司法部普法与依法治理局正在推进示范培训全覆盖,让更多的人了解基层依法治理队伍的重要性,促进依法治理工作的顺利开展。

示范培训全覆盖

9月23日,广东省深圳市举办了首届“法律明白人”技能大赛,涵盖理论必答、理论抢答、精彩演讲等多个环节,参赛队伍的33位“法律明白人”在比拼和历练中提升了法律政策知识掌握程度,并加强了在法治宣传教育、收集社情民意信息、调解矛盾纠纷等方面的能力,进一步增强了“法律明白人”的责任感和身份意识。

今年9月,全国普法办在河北省定州市、江西省抚州市、广东省深圳市、贵州省铜仁市、云南省大理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沙雅县等6个地方部署开展了“法律明白人”作用发挥工作试点。

在工作中,各试点地区广泛采取了多种形式,如“线上+线下”实训、业务轮训、政法部门结对帮扶、法律顾问+“法律明白人”联动帮扶、实践观摩、实训演练等,加强培养培训工作。

在培训基地建设方面,铜仁市建立了市县级培训基地20个、乡镇(村)级培训基地50个,完善了“市县乡村”四级培训体系,并实施骨干培训提升行动。抚州市实现了培训教材、培训师资、培训方式“三统一”,在培训工作规范化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为提升实践能力水平,大理州等地搭建了工作室、实践站等实践服务平台,有效促进了“法律明白人”职能作用的发挥。

“为了增强‘法律明白人’的身份意识、责任感、归属感和荣誉感,我们为他们配备了工作包、标识马甲和法律书籍。在全州成立了280个州级‘法律明白人’工作室,并坚持典型示范引领。”大理州司法局局长周本森表示。

沙雅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杨和成告诉记者,该县利用乡镇矛盾调解中心、法治文化广场等实践阵地,开展乡村“法律明白人”培训,并开展法律咨询和引导服务。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涌现了一批品牌调解室,如“忠孝茶馆”、“米大姐”调解室和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木沙·吾守尔,营造了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的良好法治氛围。

近年来,司法部、全国普法办对全国“法律明白人”开展示范培训,并已实现示范培训全覆盖。通过这种方式,参加培训的村党组织书记能够带动广大“法律明白人”在化解基层矛盾纠纷、促进基层依法治理中更好发挥作用。

拓展培育范围

12月8日,司法部、全国普法办在定州市召开“法律明白人”作用发挥工作试点地区交流会,会上正式启动“1名村(居)法律顾问+N名法律明白人”行动。该行动旨在把20.7万名村(居)法律顾问的专业优势和394万名“法律明白人”的乡土优势结合起来,实现1+1>2的效果,提升基层依法治理工作合力。

强调优化人员结构,各地将农村“两委”成员视为“法律明白人”培育的关键人才,并抓住农村依法治理的重要节点。针对城镇化带来的新形势,各地将“法律明白人”培养工作向多个领域推广。

为了拓展“法律明白人”培育工程的范围,抚州市将其推向社区、住宅小区、工业园区、企业等新就业领域,而铜仁市则将优秀企业人员、城市集贸市场和旅游景区的诚信商户、新业态从业者、中小学法治教师、以及楼栋长等纳入培育范围。

深圳市的城镇化率接近100%,商事主体数量已经超过了400万户,超过5万平方米的购物中心有100多个,学校的改扩建和城市更新等民生工作也在持续推进,法治护航成为各项发展不可或缺的基础。

深圳市普法办采用特色路径进行“法律明白人”工作,将工作范围从社区拓展到学校、企业、园区、商圈、休闲场所、棚改现场以及法治文化阵地等多个场所。

各地还通过健全激励机制、加大保障力度、突出示范引领等措施,推出了一批“法律明白人”先进典型。这些先进典型在点带面、连网成片的过程中,真正建立起一支贴近群众、扎根基层的法治带头人队伍。

这样,我们就能够筑起法治之基、行使法治之力、积累法治之势。

目前,活跃在全国各地的 394 万名「法律明白人」,正在稳健地推进法治乡村建设的「*后一公里」,讲述着一个个有关基层社会治理的生动故事,这些故事正是党的群众路线在平安建设领域广泛和丰富的实践。(本文记者:董凡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