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疟疾防治等经验正在助力全球媒介生物传染病防控——访世卫组织媒介生物监测与管理合作中心主任刘起勇

中国在媒介生物传染病防控方面积累的经验正在帮助全球防控这些疾病。近日,第九届媒介生物可持续控制国际会议在海南海口召开,中华预防医学会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牵头联合发起。在此次会议中,世卫组织媒介生物监测与管理合作中心主任、中国疾控中心病媒生物首席专家刘起勇接受了记者采访,谈到了媒介生物传染病防控的相关问题。 媒介生物传染病与全人类的健康息息相关。这些生物包括蚊子、蜱虫、跳蚤和老鼠等,它们能够传播致命的疾病,如鼠疫、疟疾、丝虫病和登革热等。许多这些疾病被列为我国法定报告传染病,对每个人的健康都有着重要影响。 中国在媒介生物传染病防控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创新成果。这些成果正被应用于全球媒介生物传染病的防控。刘起勇在此次会议上发表了演讲,向与会者介绍了中国在媒介生物监测和管理方面的努力。 下图为世卫组织媒介生物监测与管理合作中心主任刘起勇在第九届媒介生物可持续控制国际会议现场发表演讲。

根据此次大会公布的数据,我国媒介生物传染病的局势正在向着消除阶段迈进。其中,其他主要媒介生物传染病的年报告病例数已经明显下降,丝虫病也已经被成功消除,而疟疾的消除认证也已经获得世卫组织的认证。而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我国已经成为全球**个消除丝虫病的国家,这是一项历史性的成就。值得一提的是,就在2006年,全国还有超过6万例的疟疾病例和2万多例的流行性出血热病例。这说明,我国在媒介生物传染病防治方面取得了非常重要的成果。

在此次大会上,刘起勇介绍了我国的病媒生物监测网络。这个覆盖全国的网络实现了从被动应急控制到主动风险管控的转变。我国的抗疟经验也得到了国际认可,为全球“无疟疾世界”的实现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中国的按蚊控制模式成为全球的创新引领者

按蚊是疟疾传播的主要媒介。研究按蚊是防治疟疾的重要途径。

在这方面,刘起勇讲述了一个科研背后的故事。研究团队长期在河南永城疟疾消除试点村镇工作,通过标记释放蚊子等方式,测量出了按蚊的活动半径等重要指标。这项研究为我国精准防治疟疾提供了重要参数。

一系列研究形成了我国的按蚊控制规范,即在按蚊活动半径400米范围内,采取室内外药物喷洒、清理孳生地和室内滞留喷洒等多种精准控制措施,标本兼治,有效地阻断了疟疾的传播。

刘起勇表示,中国在控制和消除疟疾的过程中,不断发展了媒介按蚊控制策略,经历了多个阶段,如新中国伊始的“除害防病”爱国卫生运动、改革开放后的“媒介蚊虫综合治理”、21世纪初的“媒介生物可持续控制”、疟疾消除阶段及以后实施的“疫点处置媒介按蚊控制”等,*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疟疾媒介按蚊分层、可持续控制策略”。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2023年世界疟疾报告》,2022年全球疟疾病例估计达到2.49亿例,比2019年增加了1600万例。全球疟疾防治仍然面临重重挑战。刘起勇表示,在加强国际合作的前提下,中国可以将其创新的媒介按蚊防控策略、技术、产品和经验分享给全球,为消除疟疾、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做出自己的贡献。

新时代爱国卫生运动与传染病防控相结合

作为世界人口大国,中国在任何疾病预防控制领域的一小步,都可视为全球公共卫生事业的一大步。70年来,为了有效应对各类重大传染病疫情,中国开展了一系列针对传染病的爱国卫生运动。

“中国的爱国卫生运动早期是针对媒介生物传染病始发的,如鼠疫、疟疾和血吸虫病等。”刘起勇提到,当时没有先进科技,所以广大群众参与到清除垃圾污水、减少蚊虫、苍蝇、老鼠、蟑螂和臭虫等病媒生物孳生的行动中,实质上是一种“科学治本”,在当时的特殊国情下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媒介生物防治水平处于世界相对较高水平,早在爱国卫生运动的初期就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赞赏和表彰。

刘起勇认为,在新时代,我国的爱国卫生运动已经拓展了更加广泛和深刻的内涵,是公共卫生政策的综合体现。这项工作始终秉承“政府领导、部门协作、民众参与、迅速准确、联合防控”的方针,以实现健康、经济、社会和生态等多方面的整体效益为原则,既有系统性和可持续性,也符合当今我国生态文明和联合国“共同健康”的内涵和要求。(本文由顾天成、陈凯姿撰写)

相关推荐